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> 第092章 一切都变了

第092章 一切都变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林妈妈只有林一夏这一个女儿,所以请关灯就一直是林一夏在请。她一直对着林妈妈的棺木跪着,手里捧着一个碗,碗里点着根蜡烛,一跪就是一整夜。
  
      江痕一直陪着林一夏,和林一夏跪在一起,下半夜的时候,林一夏有些支撑不住,她这几晚几乎都没有睡觉,而且不吃东西,江痕想尽办法喂她喝点粥,没过一会儿她又吐出来了,身体近乎透支。
  
      江痕将林一夏的脑袋按在他的肩膀上,让她休息一下,他接过林一夏手中的碗,替林一夏给林妈妈守灵。
  
      出事的第三天,林妈妈收敛入棺下葬了,按照传统,要开棺让家人和死者见最后一面,这时,一直不做声的林一夏却像是疯了一般扒住棺材不放,嘴里大叫着,“妈,妈,别离开我,别丢下我,妈……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的声音沙哑得几近失声,几夜无眠,伤心痛哭,眼睛赤红,眼窝深陷,憔悴的不成样子。
  
      江痕抱住林一夏,轻轻的在她耳边唤她,他红着双眼,哽咽着开口:“夏夏,让汪姨入土为安吧”林一夏慢慢的松开了抓住棺材的手,伤心的几近晕厥。
  
      这一幕,周围的人看得无不热泪盈眶。
  
      &
  
      林妈妈入土之后,整个仪式算是办完了,林家人也都各自回去了,走之前,林一夏的两个舅舅问林一夏,要不要去他们那边住一段时间?
  
      林一夏摇头拒绝了,她不想去,她什么地方都不想去。
  
      林奶奶因为身体不好,虽然出了院,但没敢让她回家,林岫便又把林奶奶接到她家去了。
  
      家里一片惨淡,大门口贴着白色的挽联,寂静的近乎清冷。林妈妈出事的那个房间江痕打扫干净之后就给锁上了,他怕林一夏触景伤情。
  
      整个家里就剩林一夏一个人,江痕一直陪着她,江外婆没什么大碍已经出院了,所以她也过来帮忙照顾林一夏。
  
      知道了林一夏家里发生的事,江外婆心疼的直掉眼泪,林妈妈是个很善良很热情的人,在江外婆和江痕刚搬来胜利镇的时候,林妈妈帮了江外婆不少忙,这些,江外婆都记在心里,她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,好好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没了。
  
      真是可怜了夏夏啊
  
      江外婆怕林一夏一个人待在家里怕,她朝林一夏说:“夏夏,晚上去我那吧,和我一起睡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睁大了眼,瞪着床顶的天花板,一声不吭。
  
      江外婆看了眼端着粥走进来的江痕,双眼里满是担忧。
  
      江痕放下刚熬好的粥,坐在床边,伸手抚上林一夏的后背,轻轻的出声叫道:“夏夏,夏夏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眨了一下眼睛,转了一下眼珠子,看见自己熟悉信赖的江痕,张开了双臂,江痕将她抱在怀里。
  
      林一夏紧紧的搂着江痕,生怕他下一秒也会不见一样,浑身颤抖着。
  
      江痕一边抱着林一夏一边轻拍她的背:“夏夏,我在这,我在这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又开始掉眼泪,嘴里抽抽搭搭的叫着,“妈,妈……”
  
      江痕的声音也有些哽咽,他拍着林一夏的后背说:“夏夏,我在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怕,我好怕。”林一夏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恐惧,妈妈走了,再也回不来了,黑漆漆的棺木带走了妈妈,妈妈被埋进了土里。
  
      “夏夏不怕,我会一直陪着你,不怕。”江痕耐心的安慰着林一夏。
  
      江外婆站在一旁,眼泪也跟着“唰唰”的往下流。
  
      她不明白,林妈妈是怎么下得了狠心自杀的?还有个女儿呢,怎么就扔下女儿一个人去了?夏夏一个人多可怜呀
  
  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许是林一夏哭累了,许是江痕的怀抱让她安心,渐渐的,她停止了哭泣,双眼闭上,趴在江痕的肩膀上睡着了。
  
      江痕看林一夏睡着了,便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,刚抽出手臂,原本闭着双眼的林一夏猛的惊醒了,她抓着江痕的手臂不撒手,嘴里大叫道:“不,不要走,不要走”
  
      江痕重新抱住林一夏,俯下身子亲了亲她的额头,语气极其温柔,他说:“夏夏,我不走,睡吧,我一直陪着你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还是不肯放手,哭得更大声了,“我怕,好多血,通红通红的,我不敢闭眼睛,我好怕,妈,妈,你在哪?”
  
      江痕心里一阵揪痛,看着这样的夏夏,他恨不得将林峻大卸八块。他将林一夏搂在怀里,紧紧的搂着,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江外婆对江痕竟然亲林一夏的额头感到惊讶,想了一会儿,她心下便了然了,她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,只要孩子好,其他都不算什么,再者,现在林一夏这个样子,她哪里还忍心去责备什么?
  
      江外婆看着嘴里不停呢喃的林一夏,她伸出手,摸了一下林一夏的额头,讶然道:“夏夏发烧了,赶紧送胡医生那去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胡医生是街上小诊所的医生,和他们都挺熟,平时感冒发烧什么的都去他那看,开几服药打几针就好了。
  
      江痕也伸手去摸林一夏的额头,这才发现林一夏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烫,他心里一紧,赶紧给林一夏套上外套,抱起林一夏大跨步的往门外走。
  
      林一夏趴在江痕怀里,小脸烧得红通通的,可能因为发烧的缘故,她好看秀气的眉头皱的紧紧的。
  
      江外婆要跟着江痕一起去,被江痕拦住了,江外婆身体也不好,才刚出院,医生也说了,脑溢血就要多休息,不能劳累。
  
      江痕朝外婆说:“外婆,我去就行了,你回家吧,早点休息。”
  
      江外婆知道江痕怕她累坏了身体,但现在自己也确实不能再添麻烦了,夏夏一个人就够江痕忙活的了,想到这,江外婆点了点头,说:“好,那你去吧,路上慢点。等等,我给你拿点钱。”江外婆说着就要从口袋里掏钱。
  
      江痕说:“不用,外婆,我身上有钱。”
  
      江痕抱着林一夏去了胡医生那,胡医生四十多岁,自己开了个小诊所,据说以前是大城市医院的主治医生,因为不喜欢大医院的勾心斗角,所以回到家乡开了个小诊所,过得简单而后安逸。
  
      胡医生让江痕将林一夏放在小床上,他拿出体温计夹下林一夏的腋下,量体温的时候,林一夏醒了,睁着眼睛看着胡医生。
  
      胡医生叹了口气,朝林一夏说:“夏夏,这种事谁也没法预料,你要看开点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胡医生的话,她眨巴眨巴着双眼,没有出声。
  
      打针的时候,林一夏又哭了起来,后来药力上来,慢慢就睡着了。
  
      林一夏打了两针,又睡了一觉,第二天烧退了,但是情绪依旧十分不稳定,总是动不动就掉眼泪,而且特别没安全感,江痕离开一会儿都不行。
  
      对于林一夏这么依赖他,江痕感到很欣慰,同时又很心疼,这才短短几天,林一夏就完全消瘦下去,眼睛凹陷下去,显得越发大了。不过好在林一夏现在能吃进去点东西了,不像前两天,吃什么吐什么。
  
      江痕喂林一夏喝了半碗粥,看着她熟睡,他拿着一本书坐在林一夏的床边看,过了一会儿,有人敲门,江痕走到门边去开门。
  
      门外是常叔,看到江痕,朝屋子里张望了下,问:“夏夏呢?”
  
      江痕说:“睡着了。”
  
      常叔点了点头,而后小声的开口:“我刚从县城医院回来,夏夏爸已经度过危险期,他坚持不回来,你怎么看?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事,常叔就很生气,好歹是夫妻一场,林峻真做的出来,林妈妈的后事他因为在医院没办法参加也就算了,现在出院了连回来去林妈妈的坟墓前祭拜一下都不愿意。
  
      江痕冷着脸,说:“他不愿意回来就永远别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常叔气愤道:“我也是这个话,这夏夏妈还尸骨未寒呢,他竟然让那个女人去医院接他,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,林峻竟然是这种人”
  
      江痕冷笑一声,这笔账,他会慢慢的和林峻还有章文芳算
  
      常叔说:“林峻说要把镇上这套房子卖了,让夏夏和夏夏奶奶去县城里住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可能”江痕开口。
  
      常叔说:“哎,是啊,让夏夏和那个女人住一起?我想夏夏肯定不愿意的。”
  
      江痕说:“房子,林峻要卖就卖吧,但是夏夏不可能去县城。”
  
      江痕想过了,现在胜利镇家家都有房子,所以有人买房的可能性不大,再加上林妈妈死在这套房子里,镇上就更加没人敢买了,所以他敢笃定,就算林峻有心卖房,房子也肯定卖不出去的。
  
      常叔想了想,又叹了口气,他最后说:“对,不能让夏夏去县城,夏夏就在这住着,平时吃饭什么的就去我家,我家别的没有,一口粮食还是有的。”
  
      江痕点了点头,真心实意的开口:“谢谢常叔。”
  
      常叔这些天为了林一夏家的事忙里忙外的,林妈妈下葬多亏常叔的帮忙,虽然只是邻居,但江痕能感受到这常叔的真诚和善意。
  
      常叔摆了摆手,“谢什么啊,都是老邻居了,以前夏夏妈在世,没少照顾我的生意。”
  
      常叔在菜市场买豆腐,卖了快二十年了,林妈妈每次去菜市场卖菜,碰到常叔在,总会买上一两块豆腐。
  
      江痕顿了顿,开口:“常叔,那就麻烦你把话带给林峻。”
  
      常叔点头,“行,我刚好后天要去趟县城,到时候我去和他说,他爱和那个女人过就过吧,但只要夏夏说不愿意去,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能让任何人带走夏夏。”
  
      &
  
      直到十天后,江痕和林一夏才重新回到了学校。
  
      这些天,因为江痕的精心照顾,林一夏好了许多,她也渐渐的接受了妈妈不在了的事实,虽然还是会经常掉眼泪,但是情绪稳定了很多,只是,以前那个爱说爱笑的林一夏不在了,现在的林一夏经常抱着妈妈的照片,一看就是一整天。想着未享过福的妈妈,便忍不住开始哭泣。
  
      林一夏太想妈妈了,可是她也知道,不管怎么样,生活还是得继续。她再难过,妈妈也回不来了。
  
      妈妈希望她能考个好高中,那她就必须努力学习,她要让在天堂的妈妈高兴。
  
      江痕骑着自行车载着林一夏去了学校,江痕和齐磊说了下,他和林一夏旁边的同学换了个座位,他继续和林一夏同桌。
  
      林一夏坐在座位上,教室里的同学看她的目光有些怪异,小地方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她家里发生这样惊世骇俗的事,早就被整个胜利镇甚至县城都传得沸沸扬扬了。
  
      林一夏装作不知道,低头专心读自己的书。但她发现自己难以像以前那样专心致志,很多时候,她明明盯着书本,眼睛落在字上,心思却游离到了别处,想妈妈,想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林峻,想那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噩梦之夜。
  
      ...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