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> 第095章 怀孕

第095章 怀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江痕第一反应就是章文芳怀孕了,可是如果章文芳真怀孕了,她该高兴才是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满脸愁容,更不应该把自己包的这么严实,一副生怕别人认出来的样子,而且林峻怎么说也该陪着章文芳一起来医院检查,可是现在看,似乎并不是那样,难道是章文芳不孕?
  
      江痕看章文芳拿着报告单子离开了医院,江痕想了想进了妇产科,去了章文芳刚才进的那个科室。
  
      妇产科是禁止男人进的,里面的女医生看到江痕,立马斥道:“哎,你赶紧出去,男人不能进这里”
  
      江痕退到门边,说:“医生,我想问下我姐姐的情况,我姐姐最近和我姐夫吵架了,心情不好,我很担心她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个女医生上下打量了下江痕,要说人外表长的俊,确实是很有优势的,女医生看江痕长的这么好,也不忍心赶他走了,见他又一副担心自己姐姐的模样,语气平缓了不少,她问:“你姐姐叫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江痕说:“章文芳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个女医生翻了翻书中的病历本,说:“章文芳啊,就刚才来的那个女的啊,她是你姐姐啊,看你姐弟两长的不像啊,不过恭喜啊,你姐姐怀孕了,两个多月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江痕心下了然:果然是这样,按理说章文芳怀孕了她应该开心才对,结果她不但不开心,反而满脸愁容,来医院还偷偷摸摸的来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她怀的孩子根本不是林峻的,至于她坏的是谁的,江痕想,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  
      江痕出了医院去茶馆找外婆,和外婆一起回了家,回家之后江痕给吴唯打了个电话。
  
      江痕把今天在医院看到章文芳以及自己心里的猜测告诉了吴唯,他让吴唯去接近章文芳的前夫贾龙,看能不能从贾龙的嘴巴里套出些话出来。
  
      江痕为了方便和吴唯联系,劝着外婆也给家里安装了一个电话,江外婆开始还有些舍不得,后来想外孙明年就得去上高中了,上高中就不能时常回来了,家里是得安个电话,这样就算外孙功课忙不回来也能时常和自己打打电话。所以,江外婆狠狠心就同意了。
  
      挂上电话,江痕勾起唇角笑了,但笑意并未达到眼底,林峻出轨这件事,害死了林妈妈,让夏夏失去了妈妈,这件事,林峻和章文芳都必须要付出代价,而且是沉重的代价
  
      林妈妈为这事失去了生命,那他就要让林峻和章文芳一辈子背着这个罪孽抬不起头。让他们生不如死,就像下半辈子永远站不起来只能在床上和轮椅上度日的章文胜一样,永远没有天日。
  
      而吴唯办事竟然出乎江痕意料的快,这点倒有些像上一世吴唯跟在江痕后头做助理的时候,那个时候,吴唯办事不仅牢靠而且效率高,但又不是那种嘴碎的人,所以江痕那几年从来没有换过助理。
  
      吴唯打电话给江痕,电话里他激动的说,他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。
  
      江痕怕电话里说不安全,连忙说道:“我下午去县城里找你。”
  
      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,吴唯知道贾龙爱喝酒,尤其爱喝二锅头,酒量很好,平时不会轻易喝醉,但只要喝醉了,贾龙什么话都说,而且是问什么说什么,醒了之后还不知道自己说过什么。
  
      章文芳是他前妻的事就是贾龙酒后喝醉了说出来的,那个时候,贾龙和吴唯爸爸一起喝酒,喝着喝着他就开始大骂章文芳,说章文芳是**,卷了他的钱就要和他离婚,说章文芳见死不救,害死了他爸妈,还说他不好过,他也不会让章文芳好过。
  
      吴唯当时听到学校里很受欢迎的章文芳老师竟然是贾龙的前妻,惊讶的半天都没合上嘴,吴唯爸爸不让吴唯乱说话,所以除了江痕,吴唯谁也没说。清醒之后的贾龙很谨慎,除了卖猪肉,很少说他自己的事,所以要想从他嘴里套话,就必须把贾龙灌醉。
  
      这天吴唯买了几瓶二锅头去贾龙住的地方找贾龙喝酒,贾龙喝多了就开始吹嘘了,他说他又把他前妻给睡了。
  
      贾龙对着酒瓶子猛灌了一口,大着舌头说:“妈的,章文芳那骚娘们儿皮肤还是那么滑,比魅街里的小姐滑,滑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魅街是东至县城的理发店一条街,这不是普通的理发店,里面的女人都是小姐,可以陪男人睡觉的。
  
      小姐的价格不等,年轻的长的好看的最低要五十块钱一晚,年纪大的皮肤松弛的十块钱就可以睡一晚。
  
      贾龙和章文芳离婚后没有再婚,有需求就去魅街找小姐,他没什么钱,基本上找的都是十块钱就可以睡一晚的那种。
  
      吴唯又接着给贾龙倒酒,忙问贾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贾龙边喝酒边说出了整个事情的始末。
  
      章文芳因为弟弟章文胜被人打成残废的事心情非常的不好,警察根本找不到打弟弟的人,医药费全部自己掏,医院里花钱和流水似的,没过多长时间章文芳这些年的积蓄就花去了大半,再加上章文芳丢了工作,再找工作一再的受阻,她愈发的感到烦躁不安,找林峻拿钱也是一次比一次难,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真是背到家了,心里的苦闷急需要发泄,于是这天,因为拿钱给弟弟治病的事和林峻吵了一架之后,她心情烦躁的跑去酒吧喝酒。
  
      章文芳喝了几杯酒,心里更烦躁了,这里的酒水太贵,比外面贵了几倍都不止,她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,每次去医院父母就找她要钱,章文芳知道自己的父母重男轻女,可没想到竟然表现的这么明显,他们会无微不至的照顾残废的弟弟,把弟弟的当成祖宗供着。对自己却是连一句多余的关心的话都没有。反而把弟弟被人打成残废的事怪到自己的头上,经常骂自己是扫把星。自己现在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出钱的工具而已。
  
      父母不拿自己当回事,林峻也不拿自己当回事,自己和他保持这种地下关系都有十多年了,自己早早的就离了婚,可是林峻却一直都没有离婚,每次都敷衍自己,逼急了他就开始摆脸色,现在自己问他要点钱他都不乐意,章文芳觉得自己真够失败的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正的爱自己,唯一和自己关系好的弟弟还被人打残废了。
  
      章文芳出了酒吧就碰到了正准备去魅街去找小姐的贾龙,两人都有些发愣,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对方。
  
      贾龙看着章文芳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  
      他心想:要是能把章文芳搞到床上睡一次那就爽了
  
      想到这,贾龙搓了搓双手走上前,嘿嘿一笑,露出一口大黄牙,他说:“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,你这些年过的好不好?”
  
      贾龙这些年都待在东至县城,在菜市场卖猪肉,菜市场最不缺八卦新闻,章文芳的事他多少也知道一些,知道章文芳找了一个有家庭的男人,那个男人的老婆去章文芳的学校闹,章文芳为此丢了工作,贾龙听到这个消息,在心底狠狠的幸灾乐祸了一把,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报复章文芳呢,就已经有人帮自己报复了,真是报应啊
  
      章文芳看清是贾龙,吓了一跳,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想走,可是却被贾龙拉住了,贾龙闻到章文芳身上的酒气,再看了看眼前的酒吧,心下了然,他故作满脸担忧的问:“文芳,你怎么一个人来喝酒?是遇到什么事了吗?”
  
      章文芳抽回手,一脸嫌弃的说:“不用你管,和你没关系”
  
      贾龙脸上的笑僵了僵,很快他又堆着一脸笑说:“我只是关心你,怕你遇到什么事。”
  
      章文芳欲开口再骂,突然她眼珠子转了转,她现在最需要钱,何不借此机会从贾龙身上捞一笔钱?
  
      而且看贾龙这个样子还是很迷恋自己的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,章文芳放缓了语气,开口:“刚才对不起,我心情不太好,所以语气冲了点”
  
      贾龙在心底骂了句骚贱人,面上却说:“没关系的,我不怪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章文芳不知想起什么,突然捂着嘴巴哭了起来,一副特别委屈伤心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贾龙被章文芳哭的有些手足无措,忙安慰道:“别哭啊,文芳,打底谁欺负你了?你和我说,我能为了你拼命”
  
      章文芳又假惺惺的哭了一会儿,才慢慢的说出了她弟弟章文胜被人打成残废的事,“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对文胜下了这样的黑手,文胜还那么年轻,下半辈子怎么过啊呜呜呜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贾龙一脸的气愤,嘴里骂着对章文胜下黑手的人,其实心里乐呵着呢,他想,你章文芳也有今天啊,你害死了我父母,老天爷就让你弟弟残废,这就是报应啊太他妈痛快了
  
      章文芳说自己的钱全都花在弟弟身上去了,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钱了,自己苦点倒没事,弟弟那边却是不能断钱的,而后又嘤嘤的哭着说自己这个当姐姐的没用,让弟弟受苦之类的,最后提出了向贾龙借点钱。
  
      贾龙心里冷笑,章文芳这哪里是借啊,分明就是要,钱到她手里就别想出来了,以前自己的钱不都这样被她卷走的么
  
      章文芳还当自己是十年前那个傻兮兮的什么都以她为中心的贾龙吗?
  
      贾龙应的痛快,他说:“什么借啊,给你都行,不过我晚上出来没带钱,我的钱都在我住的地方,你要是急就和我回去拿。”
  
      要换做平常时候,章文芳也许警觉性还会高一些,但方才她在酒吧喝了些酒,还是掺着喝的,后劲大,现在后劲才上来,她脑子晕乎乎的,一听贾龙说要回家给她拿钱,忙不迭的点头答应。
  
      章文芳就这样被贾龙带回了他家,拉着上了床。
  
      &
  
      江痕听了吴唯说的这些,心里更加肯定章文芳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贾龙的,难怪章文芳知道自己怀孕了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,按说章文芳这个年纪,这个身份,如果真是怀了林峻的孩子,高兴还来不及,又哪里需要焦愁?
  
      江痕想林峻肯定不知道这事,贾龙肯定也不知道这事,以章文芳的性子,她肯定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个孩子打掉,不让任何人发现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江痕却不让她如愿。
  
      章文芳不想让人知道,他偏要让人知道
  
      想到这,江痕朝吴唯说:“你找个机会把章文芳怀孕的事透露给贾龙。”
  
      吴唯顿了顿,就知道江痕的意图了,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,说:“江痕,你真行啊脑袋瓜子真好使,你这不是逼着黑子叔去缠着章文芳吗?”
  
      江痕说:“就是要他肯去缠。”
  
      吴唯打了个响指,说“没问题,交给我吧黑子叔要知道他老来得子,肯定开心的不得了”
  
      江痕站起身,拍了一下吴唯的肩膀,说:“谢了,帮我这么大忙,我请你吃饭。”
  
      吴唯说:“兄弟,你太客气了,没多大事。”说完吴唯不知想起什么,嘿嘿的笑了起来,笑了一会儿,他说:“章文芳这个女人真够不检点的,以前给黑子叔戴绿帽子,现在又给她那个情夫戴绿帽子,她那个情夫要是知道了,恐怕想杀了她的心都有。你打算让她那个情夫知道这件事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要”江痕说道:“我只是得想想,怎么让他知道比较合适,他才会相信。”
  
      吴唯说:“你脑子那么好,绝对能想到办法”
  
      江痕没说话。
  
      吴唯又说:“我觉得你很厉害,不对你何止厉害啊你在我眼里简直就是神啊,无所不能,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你。我决定了,这辈子我就跟着你混了你去哪我就去哪。”
  
      江痕双眼暗了暗,他要无所不能就好了,这样林妈妈就不会去世了,这样,他的夏夏永远都不会伤心难过了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,江痕双眸里的冷意更盛,那些伤害过林妈妈和林一夏的人,他通通不会放过。
  
      &
  
      周六,江痕和林一夏在家做题,现在林一夏成绩上去了,江痕也就不专门给她补课了,而且现在是初三,过不了多久就要中考了,学习上主要以复习和做题为主,两人在一起做试卷,林一夏有做错的题目或者不懂的题目就问江痕。
  
      林奶奶和江外婆出门了,两个老人结伴去菜市场买菜,因为有江外婆的陪伴,林奶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,也愿意出门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现在家里就剩林一夏和江痕两个人。
  
      现在是五月份,原本天气很舒适的,可是最近几天不知道怎么了,热的厉害,尤其林一夏是典型的怕热体质,坐在那做着试卷,额头上的汗一直往下流,江痕见此,起身去卫生间浸湿毛巾给林一夏擦汗,见林一夏脖子根都被汗浸湿了,怕她待会会感冒,于是说:“夏夏,别做题了,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点了点头,她确实热的厉害,衣服被汗浸湿了贴在身上难受,于是她去房间里又拿了套衣服,进了浴室。
  
      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,江痕有些心猿意马,他想象着林一夏站在花洒下冲澡的样子,那美好的身体,那细腻的肌肤,光是想想就让他的全身不禁开始燥热起来。江痕苦笑了下,自己这具身体真是年轻,只是听着水声,就立马起了反应。
  
      他叹了口气,真想时间过得快点儿,再快点儿,快到夏夏长大了,他就将他的夏夏娶回家。这样他就可以和他的夏夏一起洗澡,江痕想了一下和林一夏一起洗澡的旖旎景象,身体的反应更强烈了。
  
      江痕站起身,在客厅里来回走着,想把身体的反应消除下去,可是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,反应非但没有减弱,反而愈发的厉害了。
  
      这时,林奶奶回来了,她手里拎着菜和水果,看到客厅里只有江痕,没看到自己的孙女,诧异的问:“夏夏呢?”
  
      江痕走过去接过林奶奶手上的东西,说:“天气太热,夏夏在浴室洗澡。”
  
      林奶奶点点头,林一夏怕热林奶奶是知道的,特别容易出汗,一到夏天巴不得电风扇对着她脑袋吹。
  
      林奶奶走到浴室门口,敲了敲浴室的门,在门外说道:“夏夏啊,别冲太长时间,我昨晚看天气预报说晚上要降温,你别弄感冒了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一夏在里面应道:“我知道了,奶奶。”
  
      林奶奶又说:“夏夏啊,你内裤换下来,不要和其他衣服放在一起,单独放在小盆子里,等会儿奶奶洗。”
  
      平时若是林一夏一个人也就罢了,今天江痕也在,林一夏听奶奶这么说,觉得臊的慌,脸颊都红到了耳根子那,她忙答道:“知道啦,奶奶,你别管我了,我的衣服我自己洗,你快去看电视吧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